胶体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体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纺服业用工荒常态还是暂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4:47:56 阅读: 来源:胶体磨厂家

2010年春节刚过,新一轮的企业用工荒再度出现。据调查,珠三角各大城市用工缺口形势比去年严峻,其中广州缺工15万、深圳缺工20万、东莞缺工20万,全省累计缺口近100万,主要集中在制衣、制鞋、纺织等劳动密集型领域。还不仅于此,除珠三角外,其他地区也出现了缺工现象。长三角地区,温州春节后用工缺口达80万,苏、锡、常等城市缺工情况也频见于媒体。中部地区,“用工荒”已蔓延到安徽阜阳这样的农民工源头,并日趋严重,劳务输出第一大省河南也出现类似情况。西部地区, 重庆欠缺电子、食品、服装等制造业的技术工人,缺口约15万~20万人。北方地区,山东节后用工缺口接近100万,且短时间无法缓解。

选择离开

2010年元旦刚过,来自四川阆中的刘德明就向制衣厂的老板提出辞职。刘德明说,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返乡,主要是为了避免年关辞工时的尴尬以及避开春运期间的交通问题。提前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也是盼望已久的事情。

今年30岁的刘德明在广东中山这家制衣厂已经工作了6年,来到广东打工也已经十二年了。12年间,他的工资从最初的800元涨到现在2000多元。但每天工作的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基本没有休息日,特别是出口订单多的时候,加班是常有的事情。

刘德明认为,以现在的这份工作,要想挣到更多的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十几年来,作为一名外来打工者,其身份一直都被边缘化,尤其是当他在老家结婚有了小孩以后,这种不被认同的感受更加深刻。“户口、住房以及孩子上学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一个人在这儿,长期不能和家人在一起,还是很艰难的。”他说。

虽然,广东省新出台的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将取消暂住证,改办居住证,满7年之后可以转为广东户口。但仔细了解相关条件之后,他觉得自己很难达到。因此“暂住证”改为“居住证”,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实质上还是那么回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反倒是家乡那边传来了不少好消息,特别是重庆地区的发展速度很快,有很多就业机会,工资也不比这边差。至少离家要近许多,方方面面都可以照顾得到。”刘德明显然给了自己许多离开的理由。

原因何在

企业扎堆抢人,工厂加薪吸引民工,甚至连老板都开着豪华车来招工……这也是近来,珠三角等制造业加工地区的另一番景象。

“从表面上看,经济回暖、订单回升是此次招工难的导火索,但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廉价劳动力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宏观处处长谭炳才认为,与劳动强度不成正比的低廉工资,对农民工越来越没有吸引力,是导致“招工难”最直接的原因。

中山大学港澳与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教授也同样表示,20年前,大江南北掀起到东南沿海的淘金潮,月收入800元、1000元确实具有强烈的诱惑力;多年之后,很多企业农民工收入增幅远远跟不上物价涨幅,舍弃低工资工作是理性选择。

另有人士分析,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富裕沿海地区当前用工荒的部分原因在于,重庆、武汉、南昌等二线内陆城市的建设热和快速经济增长。许多农民工更愿意去这些地方,因为那儿的薪水有时差不多向上海看齐,而且离家更近。许多外出打工者发现,原来较为贫穷的内陆省市开始繁荣,他们似乎不会重返以往的就业单位,而是就近选择离家较近的省市就业。看来,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取得了成功,加剧了沿海地区的劳动力紧张,因为刺激措施增加了内陆省份的投资和就业机遇。

寻找办法

近来,不少企业直接提出在原有工资上增薪10%~20%,有企业将招人年龄限制放宽到了近50岁,学历更是不提,能干活就成;老员工要是带来新员工,奖励从每个100元提高到300元不等;甚至有企业直接派车到车站“堵人”。

一位深圳企业家在试遍“抢人”招数后,感叹连连,最让他不解的是,以往提高工资或者多开点加班费就可以临时拉到不少人,如今基本无效。而用工荒的加剧,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正源自于企业主这种“不解”背后的另一变局——劳动力结构的演变。

“薪酬水平是可以量化的,由于企业面临的情况不一样,无论你出多高的薪水,都有可能被超越。”在2010年计划为员工加薪10%的基础上,江苏卡思迪莱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志明有着更深的感悟,公司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为员工建立多重保障机制,建设更加良好的工作环境,从伙食、居住条件等方面为员工提供支持。“企业没有文化,品牌就没有灵魂,员工就没有归属感。为此,公司专门制订了培训计划和制度,通过外请教师授课、组织骨干外出培训、深入先进企业参观学习等活动,使培训进入正常化的轨道。此外,公司组建的爱心互助基金让一名已经放弃治疗的患病员工得到帮助,重获生的希望;每年一度的企业春晚,更成为员工们积极参与的娱乐盛事。”李志明谈到。与仅靠物质激励相比,卡思迪莱服饰公司的高层打得却是人性牌,这也为他们在节后及时、顺利地启动生产奠定了基础。

研究发现,当下农民工群体正在实现一次大规模的代际替换,80后、90后农民工已约占农民工总数的六七成。这群新生代农民工的价值观念相对于其父兄辈已经发生巨变,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新生代民工更有明确的权利意识,增加一点工资很难打动其心,工作环境差了便选择走人,没有发展空间即刻换工。广州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80%至90%的老一代农民工将打工收入寄回家里,而65%至70%的新生代农民工则将收入用于自己的吃穿住行。

双刃剑

就媒体近来对于“民工荒”的大密度报道,宜禾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马金芳有着更加理性的认识:“简单依靠提高工人工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用工荒的问题,相反会令人们把薪水高低看作择业的第一标准。工人工资提高了,并不等于产业水平、技术的提升。并且,靠增加薪水来挖人,会造成企业间的恶性竞争,并削弱企业对于研发、科技的有效投入,降低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招聘管理工作,大学生报名的颇多,一天就可以招满;但是招聘优秀的技术工人,一周也很难招满。”一位服装业的PR颇为无奈地表示。如何扭转大学生不愿上一线从事技术工作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产业的发展。“中国从服装大国到服装强国,离不开科技与品牌这两个因素。科技要创新,就需要我们的科研人员从一线做起,了解生产的全部流程并从中发现问题。这样才能改进提升,把看似普通的产品做到极致。经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他们的接受能力强,需要与实践相结合,需要脚踏实地认知自己所处的这个行业。”马金芳如是说。 (中国纺织报肖莹) (E04)

加速器导航

加速器

影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