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体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体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危机下浙江纺织业调查-【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09:30:00 阅读: 来源:胶体磨厂家

记者最近在浙江各地调查纺织企业时发现,目前大批纺织企业仍未扭转下滑势头,不少企业在年初短暂开工后,又陆续以减员减产或放假停产的“蛰伏”、“休眠”策略静待复苏。部分企业对国家“政策救市”的依赖心理加重。

纺织企业的日子越来越困难

记者在浙江省内几大纺织产业集群地进行走访时了解到,尽管对金融危机的冲击已有足够心理准备,企业家们对今后的订单行情仍纷纷表示担忧。

宁波爵溪镇是浙江省最大的棉针织生产基地,产量占全国市场的4%。该镇党委书记朱安伟说,从企业反映的情况来看,因国外采购商日益谨慎,采购习惯发生变化,今年来纺织品出口订单明显呈现出单量小、单期短等特点。

朱安伟说:“从近期我们对企业走访情况来看,大部分企业的单子都是在去年圣诞节之前接的。圣诞节之后接的单子就很少了,这段时间针织企业的日子越来越困难了。”

宁波甬南针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承志告诉记者,尽管眼下工厂的开工情况还好,但是订单逐步减少的趋势正在明朗化。张承志说,相比本地区其他企业,我们情况还算不错。

绍兴柯东物流公司总经理鲁文龙也告诉记者:“估计接下来还要再萧条一点。一个是打工者钱难挣,一个是欧美国家的衰退会波及中东、非洲等穷国的购买力,支付能力会减弱。我们公司经营的都是中低端产品,原以为西方不亮东方亮,但目前明显感受到非洲、中东、南美有一些国家的购买力也已经下来了。”

浙江富润进出口有限公司是一家年自营出口4000万美元的成衣出口企业,总经理何海青说,该公司今年订单下滑15%,不过能保持微利。

中小纺织企业进入“蛰伏”状态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受大势影响,在纺织行业中不少企业开始压缩产能或者干脆停工,陷入“蛰伏”状态,其中尤以中小型企业和家庭作坊为多。

在全国最大的羊毛衫集散地嘉兴市濮院镇,当地毛纺业的规模以上企业和量大面广的家庭作坊纷纷计划暂时放假停产,等待复苏,近20万从业人员5月份开始面临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三四个月的“无薪长假”。

纺织行业的萎靡甚至让其上游的电脑刺绣机行业也陷入集体“休眠”。浙江珠光集团临海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电脑刺绣机行业的龙头,公司总经理冯惠民告诉记者:“受纺织业不景气影响,国内电脑刺绣机行业产能萎缩了70%以上,依然还在开工生产的企业从450家减少到了只有几十家,这样波动是前所未有的。”

浙江富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赵林中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诸暨市的纺织行业用电量比去年同期下降15%,不少纺织企业都停了工。国内最大的纺织服装生产企业申洲国际集团董事长马建荣认为,国内数百万家纺织、印染和成衣企业中,今年仍然能够逆势上扬的企业大约占20%,剩下的企业今年能保证保本或者微利已属“幸存者”,相当一部分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家庭工业肯定会成片停产。

在停产与不停产之间挣扎的中小企业低价竞争、恶性竞争的“打乱仗”现象日益严重。宁波甬南针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承志说:“实现转型升级来提升竞争力没那么快,于是大家就相互压价,有些同行报出来的价格连成本都保不住。”张承志告诉记者,普通针织服装国外采购商报的价格是一件3.5美元,这已经是公司能给出的最低保本价了,但现在市场行情一件跌了2.8美元,“许多客商在跟你谈之前已经拿到一个最低价格,低价竞争让形势变得一塌糊涂。

政策依赖心理有所加深

采访中,企业家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深化,国际形势还未见底。在外需没能改观的前提下,原材料价格企稳和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至少能改善企业的生存状态,零利的企业争取薄利,亏损企业争取止损,停产企业争取复工。

据调查,受金融危机冲击较大的企业,仍然将大多数希望寄托在退税率上升、人民币贬值、内需拉动和四万亿投资拉动等政府救市政策上面,对政策的依赖心理有加深趋势。

对于国家的纺织业振兴计划,不少企业主认为,扶持政策对中小企业是轮不上的,最直接的就是提高纺织业出口退税率,虽然退税最后还是让利给国外的客商,但是加大了企业的谈判空间,提高了企业的接单能力。赵林中认为,现在退税恢复到16%,还有一个百分点在适当的时机也应该退给企业。“少一个百分点就相当于把一部分国际市场让给了周边国家。”

不少中小企业主反映,2008年人民币每月升值一个百分点,企业利润主要被人民币升值抵消。申洲集团副总经理陈忠静说,可以通过地方政府发行债券,宏观上对人民币升值产生“抵消效应”。

对于企业“休眠”带来的工人就业问题,许多企业表示无能为力。宁波巨鹰集团总经理傅金国说,去年企业减少用工1000人,今年他本来计划让1/3工人下岗,后经当地政府协调,政府每个人补200块,厂里面每月发500块,暂时安置了这些工人。傅金国认为,对于生存都出现困难的企业来说,社会责任很难尽到,期待政府能施以援手。

记者在浙江调查各大纺织产业集群时发现,受金融危机冲击,纺织行业整体生存艰难,但有近两成的纺织企业不仅站稳了脚跟,还进入了一个快速、超常的发展“机遇期”。分析这些企业逆势上扬的原因,主要是在金融风暴来临之前练好了应对危机的各种内功。

龙头企业迎来发展机遇

在采访中,申洲国际集团、富润控股集团、越美集团、雅戈尔、巴贝领带等一批国内纺织服装企业的领军者告诉记者,在1/3的企业订单下滑三成以上的基本面下,目前仍然能够逆势上扬,甚至在危机中如鱼得水的企业,约占国内纺织企业的20%。浙江纺织业界认为,对于这部分龙头企业来说,眼下的“生态环境”可以说进入了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机遇时期。

首先,一些企业劳动力短缺问题得到缓解,有的甚至着手储备、培养人才。由于行业总体上不景气,导致用工减少,珠三角一批外资纺织企业撤资,大量熟练工和管理人才开始往长三角等地转移。义乌的袜业龙头企业浪莎集团年初以来产销两旺,董事长翁荣弟说,以前民工荒,导致企业内部有些岗位与部门没有设立,现在不仅人员补充起来了,还储备了一批人才。

其次,原材料价格企稳,纺织设备价格跌至谷底,技术改造进入最佳时期。由于原油、煤炭、钢材等价格回落企稳,原材料价格低位运行,世界一流的纺织设备价格跌了1/3,在此情形下,也正是从国外购置大型设备、扩大再生产和技术改造的大好时机。诸暨生产无缝内衣的美邦针织有限公司今年全年订单已经排满,最近还收购了美国两家竞争对手的商业网络和生产设备,花5000万元引进的设备已经运抵国内。

再次,国家扶持政策使企业运行成本降低。融资成本、财务成本降低,增值税转移,退税率也从去年的11%上调至现在的16%,加之政府对企业技术改造、产业升级和走出去加大了专项资金支持,特别是大企业利润空间随之放大。申洲集团董事长马建荣说,出口退税上调一个百分点,该公司一年退税六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这家公司去年一年的利润总和。

向“微笑曲线”两个制高点获取效益

按照设计研发、加工制造、品牌营销三者组成的著名“微笑曲线”理论,多数中小纺织出口企业处于加工制造部位,因而利润微薄,抗风险能力弱。而在设计研发和市场营销两个利润高点取得突破的企业,情况恰恰相反。

浙江嵊峰袜业有160多个国家专利,每个专利都开拓出了一片新市场,例如这家公司今年开发的带扣子可以扣起来的袜子,因为不会发生只剩一只袜子的情况,在欧美市场大受欢迎,一家德国公司一口气下了500万美元的订单。去年嵊峰袜业的销售额达到三亿元,今年的目标是五亿元。

诸暨市外经贸局长楼闯说,金融危机冲击之下,行业洗牌加剧,低利润低附加值的单一加工企业受重创,而注重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研发、自主品牌和市场营销的企业,基本上不用担心订单。

中国轻纺城管委会主任周如生认为,其实纺织业也可以是高附加值、高利润的行业。意大利一米女装面料布销售15欧元,成本仅五欧元,关键是研发设计融入了高新技术,有国际品牌做支撑。全球最大领带生产企业——巴贝领带公司董事长金耀说,虽然中国原创品牌在国外知名度还非常有限,中国企业自己建立的营销网络也十分稚嫩,但只要一天不占领这两个“微笑曲线”的制高点,中国纺织业就不可能摆脱“为人做嫁衣”的局面。

寻找经济危机“避风港”

传统的海外纺织消费市场难以启动,贸易壁垒抬头,人民币升值压缩利润空间,中国沿海地区的土地、人工成本飞升,不少纺织企业的处境可谓“四面楚歌”。不过,在欧美市场受挫之时,转攻中东和非洲的企业已经留下了成功突围的经典案例。

浙江达享控股集团公司在非洲的博茨瓦纳投资260万美元设立了带料加工企业,生产加工服装和家纺面料,并以博茨瓦纳为据点,拓展到南非、纳米比亚、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和加纳等国,然后把非洲作为转口贸易基地进军全球市场。从1998年在博茨瓦纳设立第一个贸易窗口,到去年达享集团的全球销售已经达12亿元。今年纺织企业普遍面临困境,达享集团正在博茨瓦纳积极筹建一个总投资5000万美元、占地六平方公里的纺织工业园区,带动国内的纺织企业抱团走出去,建立海外纺织业产业链。在海外建立工厂,不仅仅意味着土地和劳动力的要素得以解决,打开了潜力巨大的新市场,改变了纺织业利润率低下的局面,更重要的是最大程度地化解了国际贸易摩擦和各种贸易风险。据了解,仅诸暨市现有的100多家境外贸易机构和10多个境外生产型企业,每年直接带动七个亿的出口。

周如生说,我国外向型企业多年来为海外市场代工,只能算是一半走出去,要彻底走出去,就要在全世界范围内配置资源,规避风险,为企业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城市要求垃圾分类处理

贵阳铭仁耳鼻喉医院给患者最安心的体验

颅内感染症状会自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