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体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体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8:55 阅读: 来源:胶体磨厂家

“跳下去!”一个清亮的声音喊道。

桑雁雪心下一惊,这紫衣尊主不但没走,还一直在自己身边。瞬间明白眼前的一切,就是这紫衣尊主设计,不由心生骇意。

虽然看不到,但她能感到,脚底下渗出的赤热,启口道:“我与尊主无冤无仇,尊主何必苦苦相逼!”

紫衣尊主好看的唇抿了抿,并不作答,见她忤着不动,紫袍一挥,将她推入岩浆中。

桑雁雪身躯急剧下落,她使尽内力都不能稳住身躯,一阵阵赤热扑面而来,脑门被热气熏得昏昏郁郁。

“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

“北冥若离,你我师徒情份从此恩断义绝!”

“你居然杀了师祖,眼中可还有我这师父!”

……

一句句带着恨绝之气的言语回响在桑雁雪耳边。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即便看不到,桑雁雪能感受到女人的心已被这个叫北冥若离的人伤得彻底。听女人的口气,这女人是这个北冥若离的师父。

心不由悸动起。

“北冥若离!”桑雁雪呐呐唤道。

紫衣尊主闻声身躯一顿,瞬间飞入岩浆中。

“好热!”桑雁雪觉得自己已被岩浆融化,从肉身到灵魂一次性的融化,这么赤热的岩浆,也许她会连骨头渣都不剩,她不甘心,却又无奈。

北冥若离将她捞起,望着她被岩浆熏得黑黑的脸,心里百味陈杂。

这是炼魂浆,只对灵魂有用,不会伤及肉身,只不过,滚入炼魂浆里定然饱受赤热之苦。他不过是在试探阿雪的魂魄是不是在这女人身上。

直至这女人唤出他的本名,他大致可以肯定,这女人身上确实有阿雪的魂魄。

可惜只有半片残魂,即便如此,北冥若离仍不打算放弃。

阿雪,我一定会让你醒来!

桑雁雪处于漫无边际的梦中。

梦里的女人一袭白衣袅袅,是神门宗弟子,名唤阿雪。

阿雪没有具体的名字,只因是在一个下雪天被她师父神门宗宗主念空捡到而得名。。

神门宗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守护天下众生的修仙门派,宗主念空早已位列上仙之位,座下弟子无数,唯有阿雪一名女徒。

因为师兄弟众多,唯有阿雪是女孩,念空对阿雪极为疼爱。加上阿雪悟性高,不过十五岁已修得仙骨,念空对这位女弟子很是看重,想待自己百年后传位于阿雪。

阿雪也不让念空失望,对念空布置的任务,她都是完成质量最好的一个。

桑雁雪不受控制的跟着阿雪的身影游走。

只觉阿雪面熟,像那日在剑冢赐她长离的青衣女人,只不过那青衣女人的面容未瞧清。

桑雁雪好想与阿雪说上一二句,偏偏她看得见阿雪,阿雪却看不见她。

阿雪长得极好看。淡扫娥眉,质美如兰,乌发如墨,被高高挽成髻,髻上斜插一支碧玉簪,一袭月白色鲛纱裙,被风鼓作的如白浪般翻滚,周身仙气凛然,她往任何一方一立,都像九天而来的仙子。

一日,阿雪跟着他的大师兄去人间历练,半路上遇见个男孩,那男孩衣裳破旧,却被一伙人欺负着。

那伙人明显比男孩要大好多。

看情况,好似男孩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被那伙人指认为小偷,想要教识男孩。

阿雪站在云端上瞧着脚下的热闹。见男孩手里不过是拿了支金发簪,那金发簪样式独特,上面雕着朵折枝梅花。发簪工艺精湛,不像是民间货,倒像是皇室大院之物。

阿雪不知这男孩如何得到此物的,可见他这般不要命的将发簪护在身下,宁可被打也不将发簪交出。

阿雪叹气。

她是修行之人,对这类俗物并不当回事,只觉这孩子这么小就懂得护住自己的东西,反倒觉得他挺有骨气的。

见男孩被欺负,便要下云端帮忙,却被她的大师兄唤住:“小师妹还是不要管这等闲事,赶路要紧!”

阿雪知大师兄最疼她,撅嘴撒娇道:“举手之劳嘛,耽误不了赶路的。”

说时身躯一晃,已下云端。

她的修为如今在她众多师兄弟之上,她的大师兄想阻止都已来不及。

阿雪不想让凡人瞧见自己,施法将那帮凡人瞬间隔离,翩翩然来到男孩身旁,将地上的男孩扶起。

当阿雪瞧清男孩的脸颊时,微微一怔。这是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小正太,虽然面上沾了些脏土,看起来脏兮兮的,但那双深蓝色清澈通透的瞳仁,着实吸引了阿雪。

阿雪嘴角牵牵,白嫩如玉的纤指,不由自主地牵起小正太。

小正太也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漂亮姐姐吸引,小手居然毫无顾虑地任由阿雪牵着。

阿雪安抚好小正太,询问小正太那些人为什么要打他。

小正太鼻翼吸吸,以为连阿雪也怀疑他是小偷,居然生气地甩开阿雪道:“这本就是我母妃的遗物!”

母妃!这小正太莫非还是位皇子。

在阿雪的劝说下,小正太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道出来。

原来小正太还真是位皇子,只不过并不得宠,只因他的母妃被他父皇说成是妖妃,一年前处于火刑,死在祭台上。

他父皇念及他到底是自己的骨血,将他贬为庶民,流放于宫外,自生自灭。

这一年来小正太一直以乞讨为生,因他长得好看,每回乞讨都能满载而归,渐渐地,他得罪了当地的丐帮,那些人纠集一伙人常来抢他讨来的东西,无意中,他们发现了小正太母妃的发簪,硬说是小正太偷来的,不但出手打小正太,还要将小正太送官……

小正太说着说着哽咽起,明明眸底起了泪意,却被他扛住,怎么的都不流下,真顺了那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

阿雪瞧着这孩子这么小,居然这般有男子汉气概,同情他的同时,想将他带回神门宗。

阿雪的大师兄闻之,阻止她道:“师父一早有令,凡人之事不可插手!”

阿雪略有沉思。

她谁都不怕,独独怕惹师父生气。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喔!

滨州200口径CGCT玻璃钢管施工方便快捷

滁州路桥管网CPVC电力管施工前准备工作

大运蓝牌随车吊价格江苏蓝牌5吨随车吊厂家

新鲜铁皮石斛厂家加工太平畈乡鲜石斛新鲜石斛煲汤的做法

汽油机地钻在那些行业适用

净化无尘公司云浮车间无尘净化公司厂家

亮化工程玻璃钢电力管泰安厂家

环保球填料厂家江苏tripack圆形球填料

塘厦废品回收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