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体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体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浙江武义后陈经验的价值和影响

发布时间:2021-01-25 14:45:24 阅读: 来源:胶体磨厂家

浙江武义“后陈经验”的价值和影响

2004年6月18日,浙江省武义县白洋街道后陈村创造性地设立了与村党支部、村委会并列的第三种权力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被称为“后陈经验”。这开启了村务民主管理实践探索的序幕。

2004年6月18日,浙江省武义县白洋街道后陈村创造性地设立了与村党支部、村委会并列的第三种权力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被称为“后陈经验”。这开启了村务民主管理实践探索的序幕。  备受关注的是,这场源于当地村民不断上访、村务管理混乱而被逼出来的改革影响深远。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实地调查,“后陈经验”从诞生到村务监管细则的实施,村务监督逐渐形成体系、趋于完善。事实上,作为国内58万个行政村中的一员,后陈村已与小岗村一样成为具有时代标志意义的“村”,其对农村基层民主建设实现形式的积极探索和成功实践,入选《十六大以来政治体制改革大事记》。

乱象催生监委会  在后陈村村口,一幢新建的村民服务中心大楼顶部“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后陈”几个大字特别引人注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走进村庄看到,经过多年的旧村改造,整个村子再现了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的江南乡村景致,并修建了村民活动广场、文化礼堂、健身场、民主建设陈列馆等。“如今后陈村这些自然和人文景观,每年都会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参观旅游。”武义县外宣办主任王洪良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正在装修的后陈村便民服务中心大楼内,本报记者发现,后陈村的财务收支等村务内容在新装的触屏电脑上公布得非常详细,所有票据都盖有村监委会审核后的签名和公章。“村里每户还安装了闭路电视,村里所有的大小事务和一切账目,村民们在家里就可以做到一目了然,村民监督已逐渐融入了日常生活。”后陈村党支部书记陈忠武对本报记者说,2004年后陈村创设全国第一个村监委会机构时,他是当时的村委会主任。  在武义采访期间,所有的采访对象都向本报记者提到一个人——时任武义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骆瑞生(现任武义县政协主席).  当本报记者走进武义县政协所在地明昭大厦7层,面容消瘦而健谈的骆瑞生在谈及11年前其一手推动、成型的“后陈经验”时依然感慨颇多,“这个改革当初也是被逼出来的”。  据骆瑞生介绍,后陈村地处武义县城郊,由于当地经济发展需要,2000年前后,村里陆续被征用了1000多亩土地,村集体能支配的征地款有1900余万元。当时,村民对村级财务不公开、村务管理混乱状况较为不满,连续上访,但都没能得到根本解决。  除了征地款管理混乱外,后陈村村干部和村民之间矛盾升级的“导火线”是村里的集体资产——砂石场。据悉,后陈村有一块砂石场,承包出去40亩,开挖的砂场承包人违规挖了50多亩,而时任后陈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却不闻不问。村民为砂场的事情闹起来后,乡干部赶过来调解,车刚到村口,就被村民掀翻了。当地警察赶来控制局面,村民把警车也砸了。后来,后陈村的两任村党支部书记被处理。  “当时,村里都是党支部书记说了算。”在后陈村,现任村监委会主任何荣伟对本报记者说,“那时,后陈村一年招待费用大概要二三十万元,主要用在吃饭和购买香烟上,而这些开销都是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两个人商量就行。”  对此,武义县纪委常委项汉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后陈村干群关系比较紧张,矛盾重重。”因此,武义县纪委就村务公开民主管理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开展了一次调研,发现农村不少地方存在村务不公开、村民代表大会开不起来、村干部拍脑袋决策、村里招待费开支大、村干部违纪问题较多等突出问题,“因为后陈村问题比较突出,就着力攻关后陈。”项汉武说。  2003年下半年,当时在白洋街道工业办公室任职的胡文法临危受命,出任后陈村党支部书记。  “开始不愿意去,村里的情况特别复杂。不瞒你说,当时村里谁做党支部书记都恼火,大概因为我是后陈村人,组织还是希望我能回村主持工作。”在本报记者多次电话沟通后,正在金华市某医院住院的胡文法在病房接受采访时表示。  “作为后陈村由乱到治的第一线‘执行者’,胡文法可谓功不可没,他在村里主持工作了六七年。”骆瑞生称。  据胡文法介绍,刚到后陈村时,开村民代表大会,就像参加批斗会,到处都是村民的批判声。他最初想建立一个中立组织,作为村干部与村民交流的中介,重新恢复双方的对话,“我的首要任务是维稳,缓和干群关系。”  于是,后陈村成立了村财务管理小组。小组成员共5人,其中村民选3名代表,村党支部和村财务各出1人。财务支出不仅需要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签字,还要财务管理小组审核后,才能入账。最为关键的是,财务管理小组把账单张贴在村办公楼围墙外,让所有村民进行监督。  财务管理小组首先对近年来村里所有财务往来尤其是土地征用款的收支进行了清理,然后通过建立村务财务公开制度,促使后陈村的混乱局面初步得到扭转。此后,后陈村上访量大减。  当时,骆瑞生正在基层调研,听说了后陈村的财务管理小组,随后带队驻村1个月,进行调研。  骆瑞生告诉记者,当时,由于工业土地征用等因素,武义县城郊及工业园区周边农村集体经济快速发展,农村干部违法乱纪行为频发,县纪委查处案件的压力很大。  “从2000年到2003年,武义县共查处农村违法违纪案件153起,查处村干部123人。而且,事后‘救火’效果不好,应该有制度建设。”据骆瑞生介绍,由于后陈村所在的白洋街道处于城郊区,工业园区的很多土地处于该街道。当时,县纪委希望街道办拿出一个制度上的建议方案,但街道办和村里只是简单地搬来了一大堆多年来上级所有的政策文件。在此情况下,武义县委因势利导,最后决定形成制度将其固定下来,建议该村建立村务监督专门机构。  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监委会正式成立,由村民中威信较高的老上访户张舍南担任监委会主任。当天,村民代表会议还表决通过了《村务监督制度》和《村务管理制度》。  监督由虚变实  在骆瑞生的引导下,后陈村的村务监督形成了一套制度,从此村监委会应运而生。后陈村创设村监委会机构,在初始制度设计上是一个相对超脱的权力监督机构。规定村监委会主任及成员的候选人,应是非村“两委”成员及其父母、配偶、子女、兄弟姐妹等直系亲属的村民代表。由村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经村民代表会议授权实施监督,并对村民代表会议负责。由此构建起村级权力的制衡机制。  项汉武称,“后陈经验”的突出特点是,“一个机构、两项制度”。项解释称,一个机构就是常设的村监委会,由3人组成,设主任1人,任期与村委会同届。实行村务管理权与监督权分离的工作模式。由此形成村党支部是领导核心,村民代表会议是村里的决策机构,村委会是村务管理的执行机构,村监委会是村务监督机构的闭环系统。村监委会的创设,构成了村级组织“村三委”运行机制。  两项制度就是《后陈村村务管理制度》和《后陈村村务监督制度》。前者主要对村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用费管理和分配使用、村民建房审批、计划生育、户口变动、村干部误工补贴、村财务收支等村民关注的村务管理做了明确规定。后者则对村级民主监督做出了新的制度安排。特别是对村监委会的产生和组成、职能和义务等做了明确规定,并对村民代表会议制度、村务公示制度、听证制度和村干部述职考核制度等纳入民主监督制度做出了具体规定。  毋庸置疑,村监委成员的筛选成为关键环节。据何荣伟介绍,村监委会3名成员,必须是村民代表。程序是先由党员、村民代表大会选出4名候选人,再由村民代表大会投票选举出3名正式成员,票数最高者为村监委主任。  骆瑞生表示,“村监委最重要的权力,主要体现为财务上的签字权。”  在村里的礼堂附近,一些村民对本报记者说,“村里的事情比较复杂,关键就是财务权问题,村干部们为村监委会的签字权吵了几天。”最终,在县委的介入下才确定下来。  对此,骆瑞生认为,村监委如果没有签字权,监督就会落空,“村监委会实际上是对全体村民负责。”  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通过《村务管理制度》和《村务监督制度》,村监委会制度正式成型。村监委会每月要审核村里的财务账单,签字后方能报账。  “这也是村干部们最抵制的一点。”时任村党支部书记胡文法介绍,“村财务支出分为两块:第一块是报销。报销发票需要有4个人签字,即当事人、村监委主任、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这样才能拿到钱;第二块是入账。每个月底,需要村监委会3名成员将所有发票审核并签字后方能入账。”  成效明显逐渐制度化  本报记者在靠近村边的砂石场附近,等到了劳作归来的第一任村监委主任张舍南,他说,“实际上,由村民选出来的村监委会很快发挥了作用,首当其冲的是村集体资产砂石场的利益得到维护。”  因为做会计的经历,张舍南洞察其中奥秘——后陈村建厂房运砂子,村委会内定价格是18元一车,但监委会要求公开投标,结果变成了4.49元一车,不到原来的1/4.  自从村监委成立后,村里的招待费锐减,从每年二三十万元减到只有几千元。  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建立以来,后陈村连续多年实现村干部“零违纪”、村民“零上访”、工程“零投诉”、不合规支出“零入账”,村级招待费直线下降,到2012年只有8613元。  多年来,后陈村的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该村集体年收入增长几十倍,村民年人均收入翻两番,全村的养老和卫生保障实现了村级统筹,《后陈村美丽乡村建设规划》已启动实施。  除了党务会议,后陈村的村监委列席所有村务会议,可以对违反规定的决定提出废止建议。  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面对村级管理很多意见针对的并不是个人,而是监督带来的不适。不可否认的是,在官本位向民本位转化的过程中,改革的阻力大多来源于当权者。  对此,骆瑞生深有体会地称:“实际上,针对村监委会的阻力一直存在,当时决定在全县推广的时候,就遇到了来自省里各部门的压力。”后来在省领导的支持下,这项制度才得以推广。  2004年下半年,武义县纪委在“后陈经验”的基础上,选取了16个村试点成立村监委会制度。2005年全县村两委换届时,村监委会制度在武义全面推开。  对此,项汉武称,村民看到了村民代表大会、村监委会的作用和成效,村民代表会议由虚变实,村民代表选举随即正规起来,竞选也十分激烈。  村监委会对村两委形成了权力制衡,按理村干部应该对村监委会比较反感。其实不然,骆瑞生称,村监委会的“正能量”日益突出,村干部的合法性权威得以增强,“以前村干部怕干事,村民总怀疑村干部从中得到多少好处,有了村监委会,村里一切事情都在监督下进行,村民反而增加了对干部的信任。”  村务管理始终无法回避人情的浸渗。项汉武说,“民主制度如果只有监督要素,没有形成监督体系,还是会影响实际效果。”因此,武义县从2009年开始深化完善村监委会制度,推出了“四定二评一创”。  “四定二评一创”中的“四定”分别是定决策规则、定管理规程、定监督程序、定公开内容。每一项规定,职责十分明确、条理清清楚楚。监委会的监督内容也扩大到重大事项决策,资产、资金、资源“三资”管理,村干部勤政廉政及支农惠农政策落实等。乡镇和村民年底对村干部进行测评,产生村干部信任度量化分值。  由此,武义村级民主监督从监督要素建设转向了监督体系建设。  后陈村的故事很简单,也很质朴,11年前仅仅为了村民维稳,自发自觉地开启了疏通村务管理之道,在历经11年的和谐发展后,“后陈经验”已经由一项“治村之计”上升到国家法制层面的“治国之策”,其潜在价值和影响深远。

金域南外滩

地中海装修案例

中天铭廷